((南柯一夢)) 重新打造鴨母王朝 ~台28線另類遊記


此文由 倉庫好朋友~北高貓頭鷹的泰森哥所寫
天馬行空之餘,也將南部幾個單車常去景點橫貫古今、融會貫通;當然也包括了我們03/27所舉辦的308高地活動所要經過的台28線。
請各位看完的朋友不要忘記給個讚 歐!!

趁著春節假期的最後一天晴朗的好天氣,阿倫牽著單車出門進行「踩春之旅」,今天的行程打算沿著橋頭、燕巢經過阿公店水庫,繞過大、小崗山、進入省道台28線沿著田寮、內門、旗山、美濃、最後由嶺口進入旗楠公路回家,整個行程約100公里,預計中午之前回到家裡。

      今天由於是節假期的最後一天,這種郊區的道路上車輛非常稀少,除了橋頭糖廠和阿公店水庫稍微塞車之外,一路真是暢行無阻,這條台28線是自由車國手選拔時的路線,沿途大坡小坡不斷,單車上上下下頗有難度,是條鍛鍊身體的好路線,所以一有時間阿倫就會騎這條路線享受當國手的感覺,順便鍛鍊他自以為是猛男的身材。阿倫這個名字是家人、朋友對他的暱稱,他本名施世倫,是世居的鹿港人,據說先祖就是替清朝收復台灣的施琅,但也僅止於傳說,因為年代久遠又無族譜可考;阿倫大學雙主修是電機和歷史,目前在高雄的半導體封裝廠擔任研發工程師,除了對目前工作領域有極深的涉略之外,對於台灣史的研究也頗有心得,阿倫有一個雙胞胎弟弟叫施世標,從小也是允文允武,高中畢業後就投考軍校,在海軍官校以第一名的優異成績畢業,目前官拜少校在海軍官校當陸戰策略的專業教官,兩兄弟平常非常喜歡騎單車到處跑,所以經常看到他們兄弟倆騎著單車帥氣的走在熱門的單車路線上。

      今天的陽光非常溫暖和煦,台28上又少了橫衝直撞的砂石車,騎起車來非常愜意,依照正常的車速很快來到內門紫竹寺牌樓前的那個大爬坡,這個大坡說長不會很長,不過坡度算有點陡大概在7~10%之間,每次都在爬坡爬到汗流浹背,但爬到想問候別人媽媽的時候就會看到坡頂的牌樓;但是今天很奇怪坡越爬身體越冷,越爬天氣越陰暗,而且這個坡好像永無止境怎麼爬都爬不完,爬著爬著陡坡終於爬完了,可是坡頂卻罩著濃濃的大霧,伸手不見五指根本看不到內門紫竹寺的牌樓,不過阿倫對這裡的地形非常熟悉,於是他憑著印象放慢車速慢慢地向內門街上前進。

      阿倫覺得很奇怪,今天的路為什麼變小了,而且滿布著碎石子和泥巴,幸好今天是騎雙避震的越野單車出門,於是他拿起電話開啟衛星定位準備確認是不是走錯路了,就在這個時候令他震驚的事情發生了,有一群十來個穿著清朝農民服飾的人迎面走來,很奇怪的這些人頭上都少了滿人的辮子,正當他覺得困惑的時候這些人也正面露恐懼地打量著阿倫,阿倫想向這些人問路,手機卻想起「衛星定位完成」的聲響,這突來的聲響嚇得對面這十幾個人沒命似的逃竄,阿倫怎麼叫他們就是不回頭,阿倫看了手機上的畫面指著高雄市內門區沒錯,這是怎麼一回事,這回阿倫可真是迷惘了。

      就在阿倫發楞的時候,稍早跑掉的那些人領著更多的人抬著一頂轎子敲鑼打鼓地出現了,仔細看人群中還有幾個人騎著馬,幾個人舉著紅布條大旗,旗幟上的字寫得歪歪扭扭,不過倒是清楚的可以看出旗幟上寫著「激變良民大明重興大元帥 朱」的字樣,隊伍在距離阿倫20公尺的地方停下來,中間一位穿著盔甲皮膚黝黑、身形清瘦,年紀莫約30來歲的人下馬走上前來做了個揖。那男子操著台語口音大聲說道:「來者,何方神聖。」見阿倫沒回話那人繼續說道:「看神尊身穿黃金軟甲、騎著風火輪,可是玉皇大帝派來助我朱一貴反清復明的哪吒三太子。」,這時的阿倫更加迷惘了,心想為何騎車會騎到遇到這麼莫名其妙的事,他們是在拍片嗎?阿倫以為他誤入了人家拍片的地方。

      就在阿倫發楞的時候,眾人突然將他包圍接著抬起他,將他和他的單車一起抬到轎子上,鼓樂齊奏浩浩蕩蕩地將他抬到一個大戶人家的曬穀場上,該戶人家已經擺好香案並領著家人跪迎,後來知道這個人叫做黃殿,是支持起義的大金主,從GPS定位得知這個地方是內門的光興里;這個時候阿倫才明白原來他已經闖入交疊的時空裡,他已經穿越時空290年回到古代的西元1721年(康熙六十年)的四月天,這些古代人把他的這輛越野單車看成哪吒的風火輪,他身上的反光防風背心也被看成會發光的黃金軟甲「混天綾」了。

      恍然大悟之後的阿倫一時也想不出好的方法脫身,所以也只好將錯就錯,在學校他曾經以「鴨母王」這段歷史為研究對象,寫過研究報告,今天有幸親身躬逢也算是見證歷史,他還在發楞的同時,眾人已經將他連同他的單車連同轎子靜置在香案的後面,朱一貴帶頭領著眾人頂禮膜拜,阿倫一時忘情用國語喊道:「不敢當、不敢當,各位快請起來。」,眾人都聽不懂他的話,一時不知所措,朱一貴曾經在府城分巡台廈兵備道衙門(當時台灣的最高行政機關)當過差,聽得懂北京話,他馬上對眾人解釋說:「神明講的是官話,意思是要大家都起來。」,阿倫會意過來馬上以台語繼續與民眾對談,由於對朱一貴起義這段歷史非常了解,所以回答的問題也是有問必答,當場也讓內門的「先民」們對於這位「神明」的神通廣大,莫不信服的五體投地、磕頭連連。

      有了「神助」義軍士氣高昂,大地主黃殿要殺豬宰羊來答謝「神明」,被阿倫婉拒,原因無他阿倫正在「禁止餵食」中;這時外頭有人來報告朱一貴,下淡水的檳榔林客家庄(就是現在的屏東內埔鄉)一個叫杜君英的人帶著一群人求見,阿倫一聽到鴨母王事件的另一個關鍵人物出現,急著將朱一貴拉進內廳將此人跟他的利害關係完完整整的描述了一遍,天意本是:「頭戴明朝帽,身穿清朝衣;五月稱永和,六月還康熙。」,嚇得朱一貴頭暈目眩,無不折服於眼前這位「神明」的未卜先知。

      阿倫鄭重的告訴朱一貴說:「玉帝看重你是條漢子真男人,但是你現在要恢復的大明王朝未必比滿清王朝好,你應該要不拘泥於形式,你的目的無非是要台灣的百姓安居樂業,不要有貪官汙吏來侵擾百姓,所以在滿清王朝下保有自治的共和國體制非常適合目前的台灣社會,只要你依照我的方法去做事,可以讓你趨吉避凶、名利雙收,否則不出兩個月你將成為欽犯,神仙都救不了你。」,一聽到兩個月內將成為欽犯,朱一貴已是嚇得癱軟在地上,唯唯諾諾的說:「太子爺的聖喻弟子豈敢不從,一切都聽由太子爺的指示。」;阿倫又告訴朱一貴日常行事仍由朱一貴自己決定,關鍵時刻「本神尊」會特地提點,你現在馬上出去和杜君英結盟,於是阿倫就和朱一貴到大廳去接見杜君英。

      杜君英是客家人,與朱一貴等人有語言上的隔閡,阿倫也乘機請出他苦學多年把妹用的客家話當場為眾人翻譯,阿倫展現語言天份再加上朱一貴的說明之後,杜君英雖然開了眼界但於眼前這位「神明」還是半信半疑,阿倫就故弄玄虛請他在4月27日帶領他那「一百多個人」的萬人部隊舉著戰旗開拔到赤山地區(現今的鳳山近郊)來會盟,兩軍將在那裡舉行三天三夜的會師祭天儀式,杜君英原本對外聲稱他有人馬近萬名,當場被阿倫的「神通」給掀了底牌,也只好俯首唯唯稱諾了。另外阿倫也「喻令」起義的義軍從那天起改名「台灣軍」,朱一貴的部隊改稱「高雄師」、杜君英的部隊稱為「屏東師」,他還說以後還會有「台南師」、「嘉義師」,眾人對於「神的旨意」無不言聽計從,接著阿倫又開始賣弄神蹟式的調兵遣將,他除了要杜君英馬上回去整裝待發之外,也命令「高雄師」馬上出發往西佔領大、小崗山,他預言兩天後4月19日台灣知府吳珍這個大貪官會從府城派出大軍南下鎮壓反他的台灣軍,清軍的主將是府城游擊(清朝的中階軍官銜,約同現今的上校階級)周應龍,清軍人數約四千名,並隨軍調遣新港、善化、佳里及麻豆等四社的平埔族番丁數千名會同前來鎮壓。由於阿倫講得鉅細靡遺,眾人無不信服於阿倫的「神威」,「高雄師」於是連夜佔領大、小崗山進行佈署,由於阿倫當兵時服役於「陸軍第八軍團司令部」,所以對南部地區的軍事戰略位置非常清楚,所以也騎著他的「風火輪」隨軍指揮佈署,這些遭受過滿清狗官蹂躪的台灣軍將士此時的士氣更是激昂,阿倫要在場的所有人就地取材,利用田寮、內門盛產的竹子做成大型十字弓,清軍來的時候他會招喚一場春雨,到時候大家要萬箭齊發奮勇殺敵,只要完全相信「太子爺」,台灣軍的第一仗一定會大獲全勝。

      4月19日清晨一陣綿綿細雨打醒了佈防的「台灣軍」,天剛破曉岡山附近出現清軍的蹤影,不過隊伍陣容凌亂,由小崗山望下看鉅細靡遺一清二楚,見機不可失阿倫這是開始精神喊話,告訴「台灣軍」這就是腐敗的清軍,接著阿倫留下小部份的弓箭手在小崗山佈防,吩咐這些人打了就跑,迅速往援剿方向(現今的燕巢)撤退與大軍會合;又調動大部份「高雄師」兵力佈防楠仔坑一線(現今的楠梓地區),他告訴「台灣軍」這是致勝點,要從這裡開始把清軍打得落花流水、片甲不留。

      台灣軍依照吩咐和清軍在短暫遭遇之後就開始撤退,清軍主將周應龍以為台灣軍怯戰,飛書向府城告捷邀功,接著乘勝追擊,又下令隨軍的平埔番丁凡殺叛軍一名賞銀三兩,殺頭目一名賞銀五兩,於是平埔番丁在大岡山地區四處縱火,見人就殺,割人頭取賞,一時氣氛恐怖到極點。阿倫教朱一貴打「心理戰」趁機派人四處宣傳清軍縱番丁掠殺百姓的消息,於是附近庄頭紛紛豎旗響應,朱一貴的部隊短短幾天增到數萬人,形勢急轉直下。4 月 27 日,清軍繼續南下到楠仔坑,得知杜君英部隊夜攻新園奪取軍械下淡水營失陷,這時周應龍大驚,急忙收編南路敗軍,驚魂稍定,而「高雄師」與「屏東師」這時己經完成集結,雙方對陣於赤山地區。這是阿倫策劃中會戰之所在,他要一舉消滅清軍主力,而不願零星接戰,浪費兵力,在小崗山不戰而退的理由在此。

      兩軍剛一接觸,清軍毫無軍紀與鬥志,周應龍看情形不對,竟亂了陣腳以後隊先退,頓時清軍前鋒群龍無首,陷入重圍,雖慌亂中左衝右撞拚死突圍,卻也無法殺出。最後清軍將領不是戰死就是被抓、還有人裝死,於是清軍全軍覆沒。主將周應龍乘慌亂中逃回府城,朱一貴率大隊人馬一路追殺,杜君英乘勢攻佔陂仔頭街(現今的鳳山)。到這個時候,二層行溪(現今二仁溪)以南全歸台灣軍掌控了。

      在阿倫的神機妙算之下台灣軍取得首勝,阿倫故弄玄虛的搭建法壇祭天三日,又令大軍就地紮營舉行兩軍的會盟儀式並犒軍三日,為了避開日後閩、客相殘的局面,阿倫藉玉皇大帝之名先封杜君英為「屏東總領」,並下令屏東師沿著下淡水溪(現今高屏溪)沿岸佈防,黃殿為「高雄總領」佈防打狗地區,效法鄭經封朱一貴為「台灣總制」,而不讓朱一貴稱帝,用意在於保全朱一貴日後和清朝康熙皇帝談判的籌碼。

      清軍赤山之戰大敗的消息傳到府城,清廷官員大為震驚,文武百官連夜安排家眷連夜由鹿耳門逃向澎湖或大陸,4月30日下午未時祭天儀式圓滿,阿倫又故弄玄虛宣達玉帝旨意,要朱一貴即刻帶兵向府城挺進,將於明日午時在大天后宮舉行祭天后儀式;清軍接獲情報後由台灣總兵(清朝的高階軍官銜,約同現今的上、中將階級)歐陽凱、遊擊劉德紫率兵一千餘人、台協水師副將(清朝的高階軍官銜,約同現今的中將階級)許雲率兵五百在府城南門近郊列陣待敵。5 月 1 日清晨,朱一貴對台灣軍發下總攻擊令,清軍主將歐陽凱被台灣軍的十字弓一箭射死墬於馬下,首級為台灣軍割去。清軍見總帥被殺,心膽俱落無心再戰但卻被台灣軍團團包圍,清軍將領不是戰死就被生擒,府城南郊,一場血雨腥風、血流成渠,頓成了人間煉獄。清朝高官台廈道梁文宣、台灣知府王珍等人也相繼逃往澎湖,府城頓時陷入無政府狀態,於是台灣軍入城,果真於午時在大天后宮設壇祭拜天上聖母。在入府城的同時朱一貴的麾下大將張岳領部份台灣軍繼續北上,五月三日攻破諸羅縣治 (現今佳里),至此當時台灣的大部份版圖皆在台灣軍的控制之下。

      五月五日阿倫要朱一貴在曾經任職的台灣道台衙門,成立新政府的總部,為了方便行事改年號為「台灣元年」而不是「永和元年」,阿倫也堅持朱一貴不可稱帝,稱號由「台灣總制」改稱「台灣總統」而不是「永和皇帝」,由於起事自今不過短短半個月,若非阿倫一直展現「神蹟」也無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推翻清廷的統治,所以朱一貴在怎麼不願意也不敢忤逆阿倫的意思,不過仍穿上從戲班找來的蟒袍接受台灣國文武百官朝拜「登基」成為「台灣總統」,接著朱一貴打開府庫,將金銀財物分與眾軍並開倉賑民,接著又打開紅毛樓 (現今赤嵌樓),將鄭氏東寧王朝以來貯藏的火藥兵器取出武裝台灣軍;收編府城的散兵游勇編成「台南師」歸朱一貴麾下勇將「台南總制」李勇統領,收編諸羅縣的武裝力量編成「嘉義師」由「嘉義總制」張岳統轄,黃殿與杜君英的稱號也由「總領」改稱「總制」仍分別統轄高雄與屏東,至此台灣國的樣貌已經大致底定。朱一貴出身微寒,深知民間疾苦,因此新政府成立後的第一道命令是:凡淫掠百姓者,不論身份,就地正法。這個禁令,其實相當程度地反映了當時的實際情形,革命成功之後,軍隊的紀律確實發生了問題;首先是開國功臣戴穆強娶民間婦女,雖然戴穆是朱一貴麾下的勇將,朱一貴說到做到,當場把戴穆砍頭示眾。太師洪陣私將紀功的牌子拿去賣錢,朱一貴也把他殺了。但杜君英的問題牽扯到閩客問題,就不是那麼容易處理。

      雖然阿倫為了避免歷史「重演」技巧性將杜君英安排在屏東,不過杜某在阿猴城仍強擄多名民女又霸佔百姓的田宅,杜君英的兒子杜會三仗著他父親的勢力更是無惡不作,朱一貴恐投鼠忌器,拿他沒辦法。事件演變至今已經偏離「史實」太多,阿倫其實也無計可施,不過他仍故作鎮定的告誡朱一貴,杜君英等一干人六月中旬前必招遭「天譴」。

      為防清軍派兵鎮壓,朱一貴沿鹿耳門水道到台江內海一線布署重兵,由收編自原清軍水師的蘇天威、鄭定瑞二位將軍統轄,康熙接獲台灣民亂的消息之後,果然派隸屬福建的水師提督集結兵力兩萬多名、戰船六百艘由廈門浩浩蕩蕩出發準備收復台灣。

      五月底清軍水師在鹿耳門外叫戰,台灣軍因為無足夠的海軍兵力,所以按兵不動,清軍發動突擊強行登陸灣裡溪(現今的曾文溪)北岸,「嘉義總制」張岳遭火炮所傷,台灣軍首嘗敗仗,這時兩軍沿著灣裡溪南北兩岸形成對峙,阿倫觀察敵情時不經意由望遠鏡中發現清軍的主將竟是他的雙胞胎弟弟施世標,於是阿倫馬上拿出手機打電話給弟弟阿標,電話竟也撥通了,聽筒傳來阿標的聲音;原來阿標也莫名奇妙地當上了清軍水師的提督(清朝的最高階軍官銜,約同現今的一級上將階級),由於阿標的專長是海軍陸戰技巧,難怪阿倫會嘗到敗仗,阿倫於是告訴阿標,他現在是跟敵對的台灣軍的精神領袖,阿標一時難以置信,於是阿倫約阿標於灣裡溪中線會面,商討對策。

      阿倫招集朱一貴等人開會,阿倫又開始編「神話」,他說他其實是玉皇大帝駕前的先鋒大元帥金吒大太子,對岸清軍的主將是他的二弟木吒二太子,他兄弟倆現在要在江中會面,請各位將領要按兵不動、靜觀其變。阿倫帶了兩個船伕將船開往江中,阿標也依約前來,兩兄弟在江中抱在一起哈哈大笑,卻讓兩軍看傻了眼,當場敵對肅殺的氣氛消失無蹤。兩兄弟支開船伕之後開始商量不可洩漏的「天機」,阿倫說他正在改變台灣未來三百年的歷史,要阿標也配合演出,兩人商量之後決定由阿標派遣水師(清朝時的海軍名稱) 兵力轉攻下淡水溪的杜君英勢力,等杜君英的勢力潰散後再由朱一貴將其整併,再由朱一貴上書向清朝皇帝稱臣,由阿標上書保薦,讓台灣以藩屬國的狀態維持最基本的獨立國體。

      於是阿標派遣水師一萬兵力、船艦三百艘轉攻下淡水溪,其餘兵力就地安置,杜君英不敵潰敗與其子杜會三逃到蠻蠻庄(現今屏東縣萬巒地區)被清軍生擒,也如阿倫預言於六月中被清軍處決於廈門。

      在弭平杜君英勢力後,屏東地區的客家庄組織了「六堆」的民兵勢力負責維護地方治安,接著阿倫兄弟聯手策畫上書康熙皇帝,保薦朱一貴擔任「台灣總統」維持台灣住民自治的獨立法統;在等待北京清朝政府回覆的同時,兩位「太子爺」也開始協助台灣國制定三權分立的憲法,準備讓台灣國成為世界第一個民主國家,並開始訓練台灣軍成為現代化兵力編制並著手研發連發式的強力十字弓,讓十字弓成為台灣步兵的主要環保武器。短時間台灣迅速恢復安定,政府政通人和、百姓安和樂利。

      為了培養在地人才,台灣國政府開始廣設學校、獎勵生產,於是農工商業迅速成長,台灣第一家現代化高等學校「楠梓坑綜合高級學堂」在高雄成立,一時儼然成為全台首學,為台灣培養優秀人才。也舉辦台灣國第一屆縣市首長選舉,由各地方推舉候選人競選,地方軍隊不得介入選舉,買票賄選或干預選舉者經查屬實即刻就地正法,讓台灣的地方自治迅速深根民心。

      就在台灣國居民歡慶中秋佳節的日子,康熙皇帝派欽差大臣內務府總管太監韋小寶來台宣旨,年邁的康熙皇帝依福建水師提督保薦接受台灣國自治政體,封朱一貴為「總統」是台灣的政治首長,福建水師提督施世標平亂有功晉升「台灣南北水陸各路兵馬節制調度總督」,阿倫則被康熙皇帝冊封為「通天遁地古往今來護國祐民大國師」駐錫台灣,康熙帝另外撥銀三萬兩為阿倫籌建道場,於是台灣國舉國歡驣、軍民同慶。

      就在此時,阿倫的耳朵突然出現吵雜的聲音,接著感覺到腦袋瓜也異常劇痛,痛得阿倫無法負荷大喊出聲,就在此時眼前歡愉的一切突然消失,阿倫努力的睜開雙眼一看,他竟然睡在家裡客廳的地板上,弟弟則躺在沙發上,整個客廳酒氣薰天,這時吵雜的聲音又出現了,原來是電話的聲音,接起電話傳來潑辣女人的聲音「施世倫你這混世大魔王混很大哦!新春開工第一天你忘了嗎?總經理過年前要的資料在哪裡,你做了嗎?辦公室快被罵翻了,你趕快來啦!喀…」,阿倫終於清醒了,原來這一切都是夢,前天晚上和阿標一人乾了一瓶金門高粱,昏睡了一天兩夜還夢得跟真的一樣,自己也覺得好笑;這時阿標也醒了,阿標笑著告訴阿倫說他夢見他當了大官,兩個人相視心有靈犀的笑成一團…。(故事終)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