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雪

夏雪,壽山一堣 

壽山沿山公路已經來來回回走上好幾回,一次又一次得來回,都是匆匆而來,急急而去,沒能細細品嚐這路旁的大樹、小花、嫩綠的樹芽。在一次春末夏初的傍晚,一次逾時的騎乘,誤了回家的時刻,卻帶我細細地看了一次壽山小角落,細緻、純粹,且帶有一點北國的風情。 

往忠烈祠的方向,一直在思考著,要不要越過忠烈祠,繼續往柴山的方向而去。這個小問題總是會在壽山動物園入口處湧現,一股股的無力感驅使著我——到忠烈祠就好,不要再過去了。可也每每越過動物園入口處之後,一長串的下坡卻又吸了迷幻藥似的大聲喊出——柴山,我來了。 

來到忠烈祠,看到寬闊的高雄港,力氣消失了,下坡迷幻藥的藥效已經無影無蹤。在這裡,一整個開闊,一整個舒爽。只要一懶散,即便是高檔的公路車,還是依然無用武之地,順勢今天就當個軟腳蝦,不再繼續往柴山的方向前進,開始回頭繼續吸食下坡迷幻藥。

往回走的沿路,不急不徐,緩緩地踏著採著。下了坡,開始重新緩上坡,眼前一片翠黃,空氣中瀰漫著一片片的小花瓣,每一瓣約莫指甲的一半。數大便是美,指甲般的小花瓣,只要數目夠大,就是美。

整個空氣中彷彿飄下一黃色的初雪,沒有寒冬的冷列,卻還帶點深秋的惆悵。在這個夏季前端,春神臨去的時節理,這些黃顏色的花瓣,瀰漫在空氣中,一整片地撒在地上,地上的青青綠草也要奮力挺腰,才能欣賞到這一片黃顏色的「夏雪」。

一整片的黃,在晴朗的天空下,一整個豔黃躍然而上。隨著夕陽漸漸西斜,夕陽琢磨著有稜有角的豔黃,耀眼欲滴的刺眼開始柔化,尖銳的稜角第一個被磨掉,豔黃開始蛻變,變成抹上一層水珠的黃,變成披上一層紗的黃,有白色的紗、淡淡綠色的紗,淺淺土壤的紗。

夕陽一直斜下去,晴朗天空也漸漸鋪上一層灰顏色的薄紗,只是這層紗會慢慢變厚、變深。樹旁的的路燈漸漸亮了起來,也為這場初夏的盛雪添加不同的顏色。橙色的氣氛從路燈緩緩散發,像布幕般緩緩降下來,橙色黃色在眼前跳起迷人的雙人舞,簡單規律,卻千變換化。

華燈初上,該是回家的時候了。

廣告

One thought on “夏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