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喧囂遺忘的悠閒--屏153縣道騎行 ~子傑

住在高雄,每每遇到天氣晴朗、陽光充足的天氣時,內心深處就會不斷地湧現一股微小卻源源不絕的聲音--墾…丁……墾…丁…….墾…丁……….。就在這樣一聲一聲的呼喚下,再次來到美麗的墾丁。這次的旅程從車城岔開,沒有進去墾丁大街,而是往海生館的方向,去體驗國家公園的西半部所上演的山海戀。


中午時分來到悠活渡假中心,這裡有個自行車服務站,提供一些商品販賣服務,但更吸引我的是OFF ROAD的課程。


平常都是騎公路車,習慣了那種優雅的騎乘,一直對於OFF ROAD有著一種莫名的歧視,覺得那是野蠻的遊戲,每每看到OFF ROAD的越野車時,就是覺得一個「髒」字而已。車上都是泥巴,黃的、黑的、咖啡的,泥巴上還會黏上一些枯葉,更有一堆不知名的東西附著在車上、身上。鏈條的縫隙裡,彷彿變成了動物園似的,棲息著一堆詭異的昆蟲。來到悠活中心,墾丁的陽光、墾丁的海風、墾丁的泥土,讓我忘卻了對off road的偏見,反而有一股莫名的興奮。穿戴好完整的護具,還有教練詳細的說明,開始一關一關的衝過去。

上坡、下坡是最基本的地形,上坡時身體重心要往前,下坡時身體重心要往後,教練說這是OFF ROAD最基本的功夫,是面對各種起伏地形時,都必須具備的技巧。然而,除了重心轉移外,個人認為身體重心的上下左右前後的移轉也是在OFF ROAD時控制行車方向的一個方法,因為在那樣的地形裡,前輪的轉向方式已經不足以提供靈活的操控。在這裡,行進的方向已經不只是前輪的轉向而已,更需要有足夠的「動能」,透過重心的移動,提供更大的動能讓車子轉向、移動。


波浪板地形就像比例放大的洗衣板,在短距離中來上好幾段小上坡小下坡。這裡要學的就是身體重心的利用,而且是在短距離裡面靈活地移動身體的重心。先是一段助跑,隨著上坡也將身體往上提,重心跟著往上,當到達上坡的頂點時,整個身體迅速的下壓,把累積在身上的動能迅速的釋放出來,就會有一個向下的速度感出來,利用這個速度向下一個上坡挺進。來回幾次之後,慢慢的抓到技巧,不用踩踏也可以挺進六個上坡下坡。上下上下的節奏,彷彿圓舞曲般來回傳唱,在這裡我開始抓到了OFF ROAD的「節奏」,隨著約翰史特勞斯藍色多瑙河的節奏,一圈一圈地展開,一吋一吋地往前挺進。

再來就是鵝卵石地形。這不是那種河流下游那種已經打磨到巴掌大的石頭,而是每一顆都是直徑三十公分的大鵝卵石。在這裡,我獻出了第一個掛彩。教練說,通過這種地形時,你要自己找到前進的路線,但這條路線必須是從鵝卵石的「中間」跨過去,不可以從石頭與石頭之間的縫隙過去。也就是說,進入鵝卵石地形時,你就必須先選擇要從那一塊石頭進入,選定之後,就是從這塊石頭的「中間」進入,之後就是選擇第二塊石頭、第三塊、第四塊,以此類推。更進一步說,通過鵝卵石地形時,前進的方向不是筆直的道路,而真的是要輪踏實地,一塊石頭一塊石頭緩緩地推進,絕對不能躁進。


通過鵝卵石地形時,我一直看著下一顆前進的石頭,一直在思考我該如何面對這一塊大石頭,一塊一塊大石頭緩緩的推進,路也一塊一塊的開展開來。這裡,我發現了一個更驚人的技巧,在我注意眼前一顆顆光滑的鵝卵石時,當我自滿於通過一顆顆西瓜般的鵝卵石時,我竟然忘了要繼續踩,很諷刺吧!這種最基本的功夫竟然給忘了。沒有踩,沒有動能,下一步當然就是應聲倒地。真的,經過任何地形時,不論多麼簡單或是困難,還是要記得繼續踩。
 g

跟著一顆顆的鵝卵石,我也跟著上上下下。在這裡,節奏是跟著鵝卵石的起伏,好像小步舞曲般,短暫、急促,但卻也有一段段的停頓,讓我可以思考下一顆我選擇的鵝卵石,跟著鵝卵石的節奏,開展出我的路徑。騎車時,隨著各種不同的路況,就會有不同的節奏,一連串的節奏串起來,就會是一首屬於你自己的曲子……


離開OFF ROAD場地,展開另一段公路車旅程。悠活中心位於153縣道的中心點,往北可以前往車城海生館,往南可以來到白沙灣。我們選擇往北,經過海生館,前往龜山。

153縣道是一條在夾縫中掙扎的路線,一邊是低矮的山巒,有著熱帶森林般的林相;一邊是綿延漫長的海岸線,有沙灘,也有崎嶇難行的岩岸,沿線景觀有成排的防風林,也有光禿禿的岩石地形,其中又以「石珠」最為壯觀。「石珠」是整整一顆大岩石,從山上崩落下來,站在「石珠」往回望,可以看到「石珠」滾動的路徑,從山上滾動到海岸邊。在「石珠」身上,我看到了一種對海洋的渴望,渴望海洋的懷抱,但卻又不捨住在山上的母親,於是「石珠」只好獨自佇立在山海的交界線上。

繼續往北走,來到後灣。沿著海岸線,有一條新闢建的步道,可以沿著步道散步,看著海景,望著遠方的海生館。據說這裡也是「海角七號」的取景地點,沿著恆春,似乎都可以遇到「海角七號」的取景地點,據說劇中男主角的窩居也是重要觀光景點,讓我也想去看看,不過,我最想做的卻是拿起鞋子往門上的玻璃用力砸,如果我是女性的話,一定更有感覺。

過後灣沒多遠,就來到龜山。這裡算是國家公園的最北端了,而這裡有著絕佳的制高點,可以遠眺車城、恆春,更可以看到恆春縱谷的農田,這裡種植了滿坑滿谷的洋蔥,空氣中一直瀰漫著一股有那麼點嗆鼻,卻又甜甜的味道。據說過去的這一個冬天不夠冷,導致洋蔥沒有長得很肥美,因為洋蔥為了保暖必須長更多的果肉作為冬衣,保護自己,也保護種子,而溫度不夠低,洋蔥就沒有冷徹心扉的體會,那一件件的冬衣自然就只會那麼的單薄。

登上龜山頂時,海岸的那一邊已經開始上演著夕陽西下的前戲,光線不再炙人,反而是緩緩地灑在一波波的海浪,沿著沙灘,緩緩地踏上畝畝蔥田,每顆洋蔥悠閒地曬著,也映射出優雅的夕陽,整個恆春縱谷就是一整個慵懶,一整個放鬆,靜靜地坐著,靜靜地等待著豔麗的大戲--夕陽。



在這裡,「幾度夕陽紅」是很奇怪的說法,因為這裡天天都上演著夕陽,天天都有豔麗多彩的夕陽,而不是只有紅色的夕陽。在這裡,也沒有「只是近黃昏」的感傷,因為今天的夕陽代表的不只是夜晚的來臨,反而是明天又將會有另一齣的夕陽戲碼,而且會隨著季節的不同,譜出不同的曲目。

回程的路上,海面上一直上演著豔麗的夕陽西下,另一邊的低矮山巒也是靜靜地觀賞夕陽,而夕陽的光線照在山巔、山腰、山腳、153縣道,以及海面上,也都幻化出不同的色彩遊戲,時而豔麗動人,時而明亮炙人,時而溫柔細膩……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